<thead id="f1dbh"><var id="f1dbh"><ins id="f1dbh"></ins></var></thead>

<thead id="f1dbh"><var id="f1dbh"><output id="f1dbh"></output></var></thead>

    <thead id="f1dbh"><var id="f1dbh"><ins id="f1dbh"></ins></var></thead>

    <address id="f1dbh"><var id="f1dbh"></var></address>

    <form id="f1dbh"><listing id="f1dbh"></listing></form><sub id="f1dbh"><var id="f1dbh"></var></sub>

    <thead id="f1dbh"><delect id="f1dbh"><output id="f1dbh"></output></delect></thead>

    <sub id="f1dbh"><var id="f1dbh"><mark id="f1dbh"></mark></var></sub>

        <form id="f1dbh"><listing id="f1dbh"></listing></form>

        如果“神奇的卡拉揚”還在……

        發布時間:2020/4/6 15:05:11 來源:沈陽吉他培訓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112年前的1908年4月5日,也是一個周日。當赫伯特·馮·卡拉揚見到世界第一縷陽光時,奧匈帝國正掌控在國王弗蘭茨·約瑟夫一世手中,沙皇尼古拉二世和威廉二世分別執掌著俄國與德意志王國的生死大權。


        那一年,音樂界也是風起云涌。古斯塔夫·馬勒出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指揮,弗朗茨·雷哈爾的輕歌劇《一夫三妻》以及奧斯卡·施特勞斯的《勇敢的戰士》在維也納舉行首演。


        從卡拉揚的搖籃時光起,音樂就始終伴隨著他。外科醫生父親恩斯特有兩把笛子,并收藏有大量樂譜;他本人非常喜歡演奏單簧管,還是薩爾茨堡莫扎特樂隊成員。雖然恩斯特醫生經常會在排練中途被喊去動個大手術,可他總會說:“嗨,你們得等我!”然而,有時候大家一等就等到半夜。


        卡拉揚4歲就開始根據自己愛好學彈鋼琴,10歲那年,即1917年1月27日,他在莫扎特誕辰慶祝會上熟練地演奏了《D小調幻想曲》。盡管好評如潮,老師伯恩哈德·保姆加特納卻預言:“赫伯特,你不會成為鋼琴家!你將成為指揮!”雖然那時的小卡拉揚一心想做個鋼琴家。但后來的事情正如老師預見的那樣,不過還遠遠不止。


        赫伯特·馮·卡拉揚的職業生涯除了是一位偉大的指揮,管弦樂隊藝術家。他超凡的經歷讓他還涉及科學、技術、政治、人文等多方面。他的好客讓他收獲不少名人、政客,國王、公主等朋友。


        如果今天神奇的卡拉揚還在,他也許會對身患新冠肺炎的安妮-索菲·穆特說:“嗨,穆特,堅強點,病毒并沒那么可怕。”


        1984年1月,卡拉揚與穆特、維也納愛樂樂團共同錄制了安東尼奧·維瓦爾第的《四季》。百代唱片請來著名攝影師斯諾登勛爵為他們兩拍攝唱片封面。


        那天,勛爵執意要在室外拍攝,而氣溫已經到了零攝氏度。穆特需要在鏡頭前,裸露著脖子和肩膀,冷得瑟瑟發抖。此時,卡拉揚紳士地脫下自己的紅色圍巾,披在他熱愛的演奏家身上。于是,就有了這張穆特坐在林間、披著紅色圍巾的封面;背后是戴著同一條圍巾的卡拉揚。


        如果今天神奇的卡拉揚還在,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病毒肆虐,他會為曾經致力于將如此多精彩的音樂會搬上屏幕、錄入唱片而感到一些的安慰吧。


        他曾經說:“如果人們去不了大城市,那么我們就該把音樂帶到他們身邊。”因此,他總是今天這兒、明天那兒,從這一秒到那一秒,不停切換,為世界各地的人們的生活帶來希望和愛。


        “Stay at home”的日子里,他也許可以在法國南部圣特羅佩的家中。早上起來游泳,中午打開視頻軟件和樂團成員們排練。晚上和世界各地的樂迷們連線,說不定穿著他心愛的海軍藍“美洲杯”T恤衫,彈《莫扎特第21號鋼琴協奏曲》。

         

        1978年6月24日巴黎著名電視節目,卡拉揚邊指揮邊彈《莫扎特第21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


        如果今天神奇的卡拉揚還在,他也許會說:“敬畏生命”。這是阿爾貝特·施韋澤提出的倫理學思想。他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也是巴赫作品權威的解釋者。


        與阿爾貝特·施韋澤的見面也算是機緣巧合。施韋澤來倫敦試奏皇家節日音樂廳的新管風琴。卡拉揚聽說后,一下子蹦了起來,他興奮地表示,這簡直是太棒了。卡拉揚欽慕阿爾貝特·施韋澤已久。作為一個人、一名醫生,施韋澤竭盡所能與愛心,不屈不撓地為生活在世界上最貧困地區人們的生存權而奔波。而卡拉揚欣賞這種正直和偉大。施韋澤所著的《論巴赫》也讓卡拉揚手不釋卷。


        那天,皇家節日音樂廳里,因沒有公眾入內而空空蕩蕩。卡拉揚雙目微闔,凝神靜聽大師傾情演奏的巴赫《托卡塔與D小調賦格》。當震撼靈魂的最后一個音漸漸淡去的時候,卡拉揚睜開了眼睛,神情中毫不掩飾地透露出敬佩。


        如果你有一天在柏林,來到位于赫伯特·馮·卡拉揚大街一號,來瞧一瞧這座由卡拉揚和著名建筑師漢斯·夏隆締造的柏林愛樂音樂廳。看一看帳篷穹頂式獨特模樣的“卡拉揚的馬戲團”。也許我們覺得卡爺還在,音樂還在,每一個細胞因專注都還熠熠發光。


        星空、大海、山巒、花瓣……所有都是上帝最真實的表現;正是有了眾多像赫伯特·馮·卡拉揚一樣的“上帝之手”,這些大自然的杰作來到了我們的身邊。


        謹紀念卡拉揚誕辰112周年



        標簽:卡拉揚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如果“神奇的卡拉揚”還在……]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97超人人澡高清碰碰